《厲以寧經濟理論述評》出版 郝平校長作序

一生治學當如此:

厲以寧經濟理論述評

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編寫組 編著

作者簡介:

厲以寧,江蘇儀徵人,北京大學資深教授,北京大學前社會科學學部主任,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名譽院長,“改革先鋒”獎章獲得者。

厲以寧

總序

中國近現代變革、轉型與發展是偉大和輝煌的歷史過程,北京大學始於中國近代變革,並始終與國家和民族的命運緊密相連。“北大是常為新的,改進的運動的先鋒,要使中國向着好的,往上的道路走。”這是魯迅先生對北大的評價。從來新路新人找,每一代北大人都肩負歷史的使命,在中國的近現代史上書寫華章。

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的醖釀、成立和發展順應着中國改革開放和經濟發展的歷程。在成立的第一天起,“創造管理知識,培養商界領袖,推動社會進步”就是每個光華人的使命,也是推動光華不斷髮展、創新的原動力。經過一代代北大人、光華人矢志不渝的奮鬥,學院在學術創新、人才培養和貢獻社會各方面做出了驕人成績。

2020年正值學院建院35週年,也是學院的創始院長厲以寧先生九十週歲華誕暨從教六十五週年。“化身紅燭守書齋,照見窗前桃李已成材”,厲先生詩詞中的這句話,正是一代學人的情懷和寫照。為了記錄厲先生傳道授業、教書育人的歷程,叩問光華管理學院創業時期的初心使命和篳路藍縷的奮鬥歷程,回顧厲先生作為中國經濟改革的親歷者和參與者,為國家發展所作出的突出貢獻,並以此勉勵後學持續努力不斷前行,光華管理學院編纂了兩冊文集以紀念。

《一生治學當如此:厲以寧經濟理論述評》《兼容幷蓄終寬闊:厲以寧社會實踐紀實》兩冊書的書名取自厲以寧先生一首特別有紀念意義的詩詞。厲先生在1955年大學畢業前夕寫了一首七絕自勉詩:“溪水清清下石溝,千彎百折不回頭,一生治學當如此,只計耕耘莫問收。”到了1985年,在畢業30週年之際,厲先生根據自己在北大的經歷與體驗,把這首七絕擴展為《鷓鴣天》:“溪水清清下石溝,千彎百折不回頭,兼容幷蓄終寬闊,若谷虛懷魚自遊。心寂寂,念休休,沉沙無意卻成洲,一生治學當如此,只計耕耘莫問收。”

《一生治學當如此:厲以寧經濟理論述評》以學者們的評述和解讀為主線,力圖全面介紹厲先生學術領域的各個方向,在更加縱深的維度詮釋和研究厲先生從教65年來的學術思想。《兼容幷蓄終寬闊:厲以寧社會實踐紀實》則是透過歷史親歷者的回憶和講述,最大程度地回溯厲先生在教書育人、資政建言和政策實踐多個領域的足跡,從創建學院到參政議政,從股份制到證券法、從“非公經濟36條”到林權、農墾制度改革等,力圖全面展現厲先生作為“經濟體制改革的積極倡導者”的風采。

書籍編撰過程中,編委會多次召開會議,專題研討全書的框架結構、內容範圍等一系列問題。本書的組稿得到了原經濟學院國民經濟管理系、管理科學中心等學院前身機構,以及共同創建學院的榮休資深教授的大力支持。在此我們要對帶給我們無窮感動的榮休教授表達敬意,感謝(按姓氏筆畫排序)王其文、王恩湧、張國有、陳良焜、秦宛順、曹鳳岐、董文俊、靳雲匯等。還要特別感謝專程從台灣趕來參與訪談的光華管理學院董事長尹衍樑先生。

中青年學者對我們的約稿也極其認真嚴謹,對厲先生學術思想的研究或評述文章,可以説涵蓋了他從教65週年以來絕大多數學術領域,這些以學術研究為基礎的詮釋文章,是對厲先生的思想脈絡和學術貢獻非常全面深入的導引。

厲先生有着長期參政議政經歷,並主持一系列的政策研究。我們邀請了親歷歷史的全國人大、全國政協以及相關部委和地方的同志,他們為我們留下了很多珍貴的歷史記錄。

這兩本書能夠出版並與讀者見面與各位老師和同仁的努力是分不開的。一年多來,大家通過各種方式密切溝通協調,在約稿、組稿、審校和編輯等方面一絲不苟。在這個過程中,鮑壽柏、車耳、於鴻君等老師付出了大量心血,商務印書館陳小文、宋偉、金曄對全書進行了嚴謹細緻的審讀與編輯。大家的精誠合作和敬業精神令人稱道,在此一併表示衷心感謝。

“因思想,而光華”是我們的信念,也是厲先生從教65週年來的真實寫照。這兩本書即將付梓,出版機緣雖是光華35週年以及厲先生誕辰和從教的時間節點,但相信書中眾多作者的文字能夠折射出一代學人家國天下的理想情懷和經世濟民的艱卓求索。當然,編輯中的不足和錯誤在所難免,敬請讀者批評指正。

兩年前,在紀念改革開放40週年之際,黨中央、國務院決定,授予100名同志“改革先鋒”稱號,並頒授獎章。厲以寧先生作為“經濟體制改革的積極倡導者”名列其中,讓北大師生和校友都感到驕傲和自豪。

厲先生為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理論作出了突出貢獻,是我國最早提出股份制改革理論的學者之一,這是最為人熟知的貢獻,“厲股份”的美譽也由此傳揚。此外,他還主持起草了證券法和證券投資基金法,參與推動出台了“非公經濟36條”以及“非公經濟新36條”,在國有林權制度改革、國有農墾經濟體制改革、低碳經濟發展、扶貧、教育投資與人力資源開發等很多領域作出了突出貢獻。厲先生是改革開放的見證者、親歷者、參與者和“積極倡導者”,是從思想上、理論上推動和引領中國經濟改革的重要人物。研究他的經濟思想和理論,可以幫助我們深刻理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從哪裏來、為什麼成功、要怎樣發展,更是構建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的一項重要基礎性工作。因此,能夠為本書作序,我感到十分榮幸。

四十多年前,在北京大學讀書的時候,我就和我們歷史系的一些同學慕名選修了厲先生有關世界經濟史和學説史方面的課程,並經常課後向厲先生請教問題,厲先生總是熱情、耐心地給予解答,從那時起我們這些外系的學生也和厲先生結下了深厚的師生情誼。

後來,國家每每出台重大改革舉措,厲先生都會在學校舉辦報告會予以解讀。我們都特別喜歡聽厲先生的報告,聽他的報告也是一種享受,那些抽象、專業的經濟術語和政策條文,經厲先生深入淺出的講解,大家豁然開朗。他思路清晰、邏輯縝密、觀點新穎、語言生動幽默,至今都給我們留下深刻而難忘的印象。

2005年我在北京外國語大學工作時,非常希望推動北外的人文與社會學科的發展,我常常向先生請教,他提出了許多非常有建設性的建議。2007年,北京外國語大學準備建立人文社會科學學院,希望為外語人才培養打下厚重的人文基礎。我們特邀厲先生擔任北京外國語大學顧問和哲學社會科學學院名譽院長,他爽快地答應了,並説:“我從來不擔任其他學校的名譽院長、顧問,北外是第一家”。其實,厲先生不僅是做名譽上的院長,更是親力親為,為北外的人才培養和學科發展傾注了心血。他不辭辛苦,每年義務為北外師生做經濟形勢報告,深受北外同學的愛戴。

海外學術界一直孜孜於“中國奇蹟”的研究,希望找到一些途徑能夠科學解釋中國經濟改革的成功經驗,但海外學者對中國經濟改革的複雜性和艱鉅性並不一定真正瞭解,所依據的材料也並非全是第一手材料,對中國的研究程度遠遠不夠。有些外國學者對中國抱有偏見,就更不可能客觀地去認識中國。2008年,我們與厲先生談起,希望能由北外將厲先生的經濟學經典論文翻譯成英文出版,厲先生欣然同意。於是,北外和外研社集中力量,由時任外研社社長、現任中國教育出版集團有限公司副董事長於春遲擔綱,時任外研社人文社科分社社長、現任國際儒學聯合會宣傳出版委員會祕書長吳浩具體制定方案,延請著名翻譯家凌原教授主譯。凌原教授剛剛主持翻譯完成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李嵐清的著作《突圍》一書,可以説是當代最權威的譯者之一。凌原教授組織團隊以最短時間,將厲先生在1980—1998年之間發表的16篇經典論文翻譯成英文。這本書定名為《中國經濟改革發展之路》,在2010年正式出版並向海內外發行,踐行“把中國介紹給世界”這一時代賦予的使命,這也是慶祝厲先生80壽辰的禮物。

也是在這一年,英國首相率團來中國訪問,那時,我已經到教育部工作,與英國教育大臣邁克爾·戈夫舉行雙邊教育會議。他談起來中國之前,要做一下功課,特別想找一本研究中國經濟改革的英文專著,遺憾的是沒有如願。我向他介紹剛剛出版的厲先生的這部著作,並立即請外研社的同志送給了他。戈夫先生拿到後,愛不釋手,連續説了三個“wonderful ”。當天晚宴我再次見到英國教育大臣和駐華大使的時候,他們對厲先生的著作讚不絕口,説能不能再給他們兩本厲先生簽名的書,他們要轉送給英國首相和財政大臣,我也找人專門送去。這充分説明,厲先生的著作對於外國讀者瞭解中國的經濟改革具有很重要的意義,這也讓我認識到,推動中國學者的學術成果“走出去”是多麼重要。

趙迺摶教授與厲以寧在北京大學(1961年10月)

厲先生的人生是與北大緊密聯繫在一起的。他1951年考入北大,1955年畢業後留校工作。此後,在長達二十多年的時間裏,青燈黃卷、默默無聞地在經濟系資料室做編譯工作,僅在20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他就翻譯了200多萬字的經濟史著作。正是因為有這樣的鍥而不捨,才有了改革開放之後的厚積薄發。

厲先生多才多藝,他在傳統文化方面造詣很深,喜歡寫詩詞,他的詩既有詩意,又富哲理,讀後難忘。厲先生的夫人何玉春老師喜歡攝影,出版社把他們倆的詩詞和攝影一起出版,詩情畫意,大家都很喜歡。厲先生還是一位特別幽默、有情趣的人。2019年底,我和同事一同去看望他和夫人何老師,二位老師一邊請我們吃花生,説每天吃幾顆,對大腦有好處,一邊繪聲繪色地講起1969年何老師把户口轉進北京時一波三折的故事。從他們的講述中,能感受到厲先生和何老師當時經受了不少委屈,一次次的失望,但又一次次鼓足了勇氣再去努力爭取。雖然講的都是過去的一些艱辛的事情,但他們笑談當年,從二位老師的笑聲中,我們被他們那種樂觀、幽默、豁達和執着所感染。我想,這也是厲先生能達到學術巔峯重要的力量源泉。

厲先生還是一位傑出的教育家。他是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的創始院長,培養了大量理論基礎紮實、實踐能力突出的優秀人才,桃李滿天下。本書的各位作者,都是厲先生的學生,深受一代大師學術風範的影響,這本《一生治學當如此:厲以寧經濟理論述評》既是大家對學習厲先生經濟理論的心得體會,也是對厲先生65年學術生涯的回顧與思考,更是對中國經濟學未來的探索和展望。

在此,謹以此序向該書的出版表示祝賀。

郝平

2020年4月30日於燕園

原文鏈接:新書速遞 |《一生治學當如此:厲以寧經濟理論述評》

轉載本網文章請註明出處